神奇海螺

把之前的坑填了
★日常。
★生存院设定
★因人而异的ooc

空条承太郎想起跟花京院典明以前在一起的日子。
他更愿意把他们之间的相处方式称为一种状态。
他们之间的感情硬要描述的话,就是在绵绵软软的白云和郁郁葱葱的草丛间有一处荒地,它劈开了你与天空的距离,断开了你与草丛的相遇,在这么个地方显得如此突兀。
本来你毫不在乎这些,只是在这荒地上休息,可是有一天,它就冒出了嫩嫩的绿芽,那是之前从未见过的景色。
你欣喜若狂,觉得获得了珍宝。
那绿芽却轻轻的晃晃叶子对你说:他再也不寂寞了
  
在他们高中的时候,常常喜欢一起去教学楼楼顶的天台。炎热的夏日连风都是暖的,他们并排靠着墙,凭着那墙的一点点阴影乘凉。
其实,楼下的操场明显更为舒适,不仅铺设有一大片草坪,还有参天的老槐树努力伸展枝桠,投下一大片荫蔽。
但很显然,承太郎只喜欢这除了他和花京院再无外人的天台。
承太郎把手臂垫在脑袋下,以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地上,帽檐拉低盖住半张脸,眯着眼睛假寐。被他随意丟在地上的钥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你是怎么弄到这儿的钥匙的?”花京院往承太郎的方向靠了靠,随口问道。
“就是找老师借的。”承太郎眼皮也没抬一下,缓缓答道。
花京院对承太郎的回答不置可否。楼顶的钥匙要是这么好借,那现在在这儿的可绝对不止有他们二人了。但是,他也懒得深究。
随他去。
花京院从书包里拿出英语课本开始复习。前段时间因病休了很长时间的学,现在绝不能再耽搁了,得把落下的课补回来。
花京院缓缓的读着课本。由于日本人本身发音方式的问题,听着不是很标准,但花京院声音的音色使人忽略了这些,很清朗,同时又很婉转柔和。不得不说听他读书也是一种享受。
“…恩,承太郎?”花京院用手肘捅了捅躺在身边的人。
“嗯?”
“这个单词怎么念?”花京院掀开承太郎的帽子,把书举到他面前。
承太郎睁开眼看了一下,嘴里吐出一个词,然后继续闭眼睡觉。
“等等?什么?抱歉,我没听清。”花京院微微躬身等着承太郎再次说话,这次为了听的更清楚他把头又向承太郎凑的近了些。
可承太郎只是懒洋洋的发出了一声鼻音。却依旧闭着眼睛,完全没有再开口的意思。
“喂,再说一遍。”花京院把头又凑近了些。这下是真的离得很近了,鼻尖对着鼻尖,花京院甚至能看清承太郎那长长睫毛。
然后那睫毛突然抖动了几下,花京院随即看到了映着自己影子的绿宝石。
还没等花京院反应过来,承太郎就迅速碰上了花京院的嘴唇,但就是这浅尝辄止的吻,让花京院惊了一下,然后急急忙忙的转过身拿着英语书假装拼写着单词。
“真是难搞,明明做都做…”承太郎说着说着就没声了,花京院把书压低看到承太郎站起来靠着护栏抽起了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了烟。
“又是烟。”花京院明显是做给某人看的像话剧演员一样夸张的捏着鼻子,颇为嫌弃的举起手呼呼扇着风,仿佛身边的氧气都要被抽走一般。
“戒不了。”承太郎直白的回道。他倚着护栏,手里夹着烟,嘴里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一团白烟慢慢从嘴边散开,然后像是故意似的,被风正巧吹向花京院那一边。
花京院眉头微蹙,咳了一下后开口说道“你抽烟我其实也无所谓,但是每次沾一身烟味回家,总是被母亲询问是否结交了什么不良的朋友——这一点很令我困扰…”
“你可以说是男朋友。”承太郎坏笑着打断花京院的话,“其实说是结交了不良的朋友也没错,你的确是被我带坏的——领子不能解开,热不热?”
“哼…”花京院摸了摸脖颈,意识到什么后也笑了起来,其实很多时候跟承太郎在一起会不知所以的相视而笑。或许在外人看来莫名其妙的,可他们彼此都心照不宣。
就像有什么共有的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似的。
这也因此让花京院莫名其妙的成为许多女生嫉妒的对象。
花京院一边笑着然后极为熟稔的从承太郎的校服内兜里摸出一包烟“没收了。”
“喂!你是老妈子么?”承太郎弹了弹手里的烟往,花京院身边逼近了些。
“嘿,怎么说来着。”花京院勾着嘴角带着笑意看向承太郎“因为我答应过何莉太太要多关照你。所以请把烟灭了。”
承太郎挑挑眉,不满的摁灭手里的烟“可我忍不住怎么办。”
。花京院的手指在肚子的位置画了个圈,“那段时间…”
“你倒是说说,我那段时间怎么办的。”
花京院的手指卷了卷刘海然后又想了一下“你亲我。”
花京院又想了一下,忍不住笑开了“哎,我那时候想躲着你的,可你说要戒烟,还要亲我。”
“所以你明白,现在要做什么了。”承太郎注视着花京院典明,想看着他会用什么借口来推脱。
“只要你不抽烟就没问题。”出乎预料的,花京院却答应下来。
“55天,我当时以为我的人生就止步于此了。” 花京院犹豫了下接着说道“因为遇到了你们,我才开始真正正视自己。而且,我还没来得及跟大家告别。”
“所以,既然没告别,就不能走。”承太郎接道。
“正是如此。”花京院走过来对着搭住承太郎肩膀,低头轻轻的在承太郎颈边嗅了嗅,然后毫不犹豫的咬了上去。
承太郎吃痛,手上却紧紧的抓住花京院的手,“我可不会去遮的。”
花京院扯开领口,拿出刚刚收缴的烟盒晃了晃“我也不打算遮了。所以你是选择烟还是我?”
承太郎从他手里抢过烟盒丢在了一边,一手扣住花京院的手腕,另一只手灵活的解着对方的制服扣,然后用行动说明了一切。
  
  

  
学校有个传言,那个有名的不良空条承太郎,打架喝酒,却不爱抽烟。
 

评论 ( 4 )
热度 ( 29 )

© 樹漿炸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