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海螺

一个梗keng【11.4更新

我想写一篇白承和幼花的故事
我写不出来。
想写白承走在夜晚的街道上,衣角突然被扯住了,回头一看是幼花。
幼花矮矮一小个,穿着深绿色的小短裤,和单薄的白色衬衫,日本深秋的夜晚多冷啊,可他自己一点也不在乎似的只是逮着人家风衣的衣角。这么个可爱的小孩,被冷风吹的瑟瑟发抖,让人看着心疼极了。
承太郎脱下外套,蹲下来给花京院裹上。
小孩儿乖乖的任由承太郎给他裹,然后轻轻的叫声【空条】
他俩慢慢交谈着。花京院告诉他,他是离家出走的。承太郎什么也没说,沉默。
花京院自顾自的对他说着好玩的事儿,承太郎叹口气对他说,
你回去吧。
花京院说不想走。
承太郎还是坚持。
花京院一点点低下头,身子抖了抖,默不作声,似乎在酝酿一场暴风雨。
但是忍住了。
承太郎看到他这个样子,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何莉跟他讲过的故事。
最后何莉跟他说的是,【想哭的时候,就哭出来吧】
那时他颇为不屑的回应,才不会想哭。
这个时候,他低着头,看着花京院头顶,突然很想说【想哭的时候,就哭出来吧。】
然后他就看到花京院抬起头看向他,小孩儿眼睛红红的,鼻子红红的,承太郎突然意识到自己把所想的话说了出来。
可是花京院摇摇头,说“不,我不会哭的,你也不会。”
"这些我们都不需要,承太郎,我们甚至也不需要告别。"
承太郎沉默着,嗯了一声。
"你说的对,你回去吧,花京院,这些都不重要了。"
就算告别千万次,也不能在后来听见那句
好久不见
一眨眼,身旁什么都没有了,空条博士捏紧手里的袋子,继续往前走去

评论
热度 ( 5 )

© 樹漿炸裂 | Powered by LOFTER